HB的黑彼

这里黑彼,会发一点破画在这边,喜欢看评论,请给我摩多摩多的评论!!

是新鲜的梗图,已经变成梗图绘画人了

好久没产了,一些摸鱼

(虽然完全没有互动但还是tag私心雷祖)

有一种没什么依据的脑补,因为小羊羔这个歌听起来很朴实很简单,但是同时又有种缺失,就,这肯定不是完整的一首歌,然后这个歌词唱下来,又不像那种山歌民歌一样的对唱形式,而是在唱羊和自己,以及遇到的事,看到的人。

结合阿兹特星是奴隶制国家,底层人民群众的生活肯定很艰苦,民谣的诞生可能性也不大,所以与其说这首歌是别人教给雷德的,我更怀疑是雷德自己编唱的。

就,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:一个奴隶家的孩子,性格天生开朗活泼,但是生活根本没有地方让他展现自我情绪,也没有伙伴会玩耍,大家都是起床就干活,然后吃饭睡觉,这时候,孩子能做的就是自言自语,自娱自乐,正好,他分到的工作就是放羊,可能还有中途割草捡柴火什么的,干完活,他就看着自己要管理的羊们吃草,在一望无际没有其他人的草原上……

于是他决定把自己的生活唱出来,像写日记一样,写成一首歌,开头都是羊,结尾都是自己

然后某一天,偏僻的草原尽头,有一对母女被流放了过来,大家谈论着和平幸福的未来,将自己能想到最恶毒的话语都丢到她们身上,他们说,都是因为这些该死的王族,自己才过的这么苦。

生活还在继续,管着他们的头头被赶走了,大家都在欢呼,说着自由,每个人都抛下自己的活去拥抱生活,大家和他说:“孩子,你现在想干什么都可以了。”他看着被收缴,自己曾经负责的那些羊,问:“那我可以继续放羊吗?”大人们哈哈大笑,把羊放出,说当然可以,以后这些就是你的羊了

于是他每天继续出门,放羊,草原的尽头是那对母女落脚的地方,大家都不约而同的选择远离那里,而他却觉得蛮有趣,每天把羊赶到那些能远远看着她们的坡上

那对母女的生活也挺规律的,每天起来洗漱忙碌,母亲去远处找食物,女孩在空地上挥着木剑,然后女孩练习结束回家吃饭,他的羊也就差不多吃好了,目送她离开后,他就领着羊们回去

某天开始,没什么原因,他决定把女孩也写进他的歌里。于是生活的歌谣就变成了羊,女孩还有他自己。

他很享受每天目送女孩出现,又目送女孩回家的日常

直到那次意外的来临,失去了一切的孩子离开了羊群,离开了故乡,也离开了那个女孩,还没来得及感慨离别,他就连自己也失去了。

感觉,DNA打结

(信不信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)

(兜着走了)

Q:黑彼老师以后会退凹凸坑吗?真的很喜欢你,最近喜欢的太太都退了,所以就开始担心你了ww

我也不确定,因为最近七创社的风气质量什么的都在下滑嘛……不过画凹凸太顺手了导致我找不到新地方跳(哦买嘎雷祖我的快乐老家),所以可能会等到这个圈子真的没救的时候再走

希望第四季重开之后能给点力吧

简单的一对吱吱叫~(衣服是乱摸的)

“嗨!祖玛,一个人爬山吗?”

tag私心雷祖

打架斗殴,当场逮捕!!!请同学们不要留存侥幸心理,好好读书,到社会上做一个正常的好人

是天堂组(含拟人)(我还是喜欢你们复活前的样子)反正乱摸